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稳定!拜仁连续65场德甲对阵下半区球队时保持不败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沈宇航

多年前,自称“好莱坞首位中国女总制片人”的吴冰大概想不到,等待自己的是这样的结局,那些辉煌的过去似乎“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而已”。

2013年,在北京太庙的《钢铁侠3》发布会上,印纪传媒(*ST印纪,002143.SZ,原英文简称“DMG”)的“铁三角”吴冰、丹·密茨、肖文革高调与演员小罗伯特·唐尼一同亮相。

9月12日,*ST印纪发布公告称,因公司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有关规定,公司股票即日起停牌。深交所将在十五个交易日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

短短一年间,《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印纪传媒位于北京朝阳门外大街26号财贸中心A座25层的总部越来越冷清。记者曾于2018年10月来到这里时,一位负责计算机设备的员工透露,公司离职的人大概有一半左右,工资发放延迟。记者注意到前台的快递中有北京仲裁委员会寄给肖文革的文件。

大约一年后的2019年9月18日,当记者再次来到这里,电梯间鲜少看到有人进出,即使是在下班时间。原先悬挂于大厅上方照明的灯笼也被撤下,一旁休息室内的一株绿植几近枯萎。在快递登记表上显示着今年7月法院寄给公司和肖文革的一审手续及传票。期间,一位老人带着孙儿在大厅右侧的鱼池边短暂地玩耍,老人对记者说道:“这家公司没什么人。”

跌落神坛

与公司的冷清相对应的是,吴冰展示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中印纪传媒曾经的一片红火。

朝外MEN财贸中心A座,印纪传媒占据了其中的24层和25层,但是电梯中仅显示25层。

印纪传媒前台的工作人员三缄其口,但大厦的保安却向记者表明:原先大厦的第5层也属于印纪传媒,但是现在已经有别的公司在进行装修。记者也在5层看到了装修的情景。印纪传媒位于大厦一层大厅的显赫招牌,保安告诉记者原先一直亮着的灯如今早已不再亮起。

与公司的冷清相对应的是,吴冰展示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中印纪传媒曾经的一片红火。

印纪传媒由吴冰、丹·密茨和肖文革三人于1993年联手创立,以广告业务起家。

吴冰是前体操运动员,后从事广告业,并逐步进入演艺圈从演员蹿升为制片人;丹·密茨则是美国导演,曾与印纪传媒有过电影项目合作的人士告诉记者,丹·密茨人脉颇为广泛,与很多明星都相熟;而关于肖文革其人,公开报道称,肖文革曾在政府机关工作过,下海后到美国打拼。

2009年,印纪传媒借助《建国大业》,正式进军电影业,在2014年之际借壳猪肉加工企业高金食品成功上市。

在借壳上市后的前三年,印纪传媒2014年实现营收24.6亿元,净利润4.36亿元,扣非净利润3.95亿元;2015年实现营收18.82亿元,净利润5.74亿元,扣非净利润5.05亿元;2016年实现营收25.06亿元,净利润7.31亿元,扣非净利润6.76亿元。三年均较为精准地完成了承诺利润。

在此期间,号称“A股唯一全球高概念娱乐品牌IP操盘手”的印纪传媒也凭借吴冰、丹·密茨二人在好莱坞的人脉,成功引进了一些美国大片,包括《钢铁侠3》、《环形使者》等。并宣称买下了一系列IP,包括勇士宇宙系列、高魔奇幻“三界宙”(The Cosmere)品牌IP体系、《终结者2:审判日》经典影视IP品牌、“变形金刚”实景娱乐品牌IP、基于玛丽莲·梦露的动画形象“小梦露”(MiniMarilyn)品牌IP等。

伴随此,印纪传媒股价一路高升,2015年6月4日,印纪传媒市值超过400亿元,吴冰还在朋友圈专门进行了记录。

其微信朋友圈内容从2014年4月14日开始显示,一直到2018年的6月。展示最多的是其出席印纪传媒的各类活动照片。2018年6月1日的朋友圈吴冰发布了印纪传媒与索尼合作打造的《喋血战士》将在7月开机。

2015年4月9日,印纪传媒宣布公司成功收购全球动画明星“小梦露”IP形象,吴冰在其朋友圈写道:DMG印纪开启全球新纪元,继上次勇士发布会短短不到一个月,再次公布大好消息。记者注意到铁三角一同出现在发布会的合照中。

通过其不多的朋友圈内容,可以看出,吴冰对于通过印纪传媒上市获得的巨大“荣耀”和“财富”享受其中。

2015年3月23日的朋友圈内容这样写道——作为总裁坐着DMG印纪集团的专用公务机倒不是新鲜事儿,当看到自己参与设计的飞机内饰仍是那么时尚漂亮,真的是倍儿开心。在最后她还不忘升华情感:DMG插着飞翔的翅膀,涂着时尚的标签,乘风飞扬,未来多么美好,令人神往! 配图是其与印有DMG字样的飞机的合影照片。

私人飞机的说法在记者的采访中也被知情人士提及。而在网易清流工作室近期的报道中也表示,无论是爆料人,还是DMG前高管Chris Fenton的起诉书中,均提及了一些“富有”的细节:美国比弗利山庄的豪宅(价值5000万美元),多架私人飞机——包括价值2500万美元的庞巴迪挑战者850,和价值3000万美元的庞巴迪全球Glo-balExpress,还有多辆豪车,包括宾利、法拉利、劳斯莱斯。

记者发现,吴冰位于美国的比弗利山庄也出现在了印纪传媒官方微信2016年9月26日的宣传文章中。文章表示,日前,好莱坞著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与影星阿诺·施瓦辛格受到印纪传媒董事长、好莱坞首位女总制片人吴冰邀请,前往其位于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的家里,共同庆贺《终结者2:审判日》3D版本后期制作成功完成。文内配图中,吴冰三人一起品尝月饼。

更隐秘的故事则还未被掀开。根据网易清流工作室的报道,DMG美国公司前高管Chris Fenton在起诉书中称,DMG创始股东利用股权质押融资资金或部分已转移到海外。

与之相对应的是,上市公司资金断裂、经营活动停滞。记者注意到,今年5月16日印纪传媒公告称公司实控人肖文革持有公司股份数量7.7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4.04%,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法院全部冻结。印纪传媒在今年4月29日发布的2018年度内部控制评价报告显示,2018年度ST印纪资金链断裂、业务停滞、员工大量离职或不在岗,组织机构无法正常运行。

上述起诉书中,Chris Fenton指控吴冰、丹·密茨、肖文革和DMG的美国公司,将大股东的部分融资贷款转移到海外。数百万美元资金以复杂的交易形式,转移到DMG在全球各地的实体。据报道称,这些资金一部分用来购买上述提到的比弗利山庄豪宅、私人飞机以及多款豪车。

同样是在上述内部控制评价报告中显示,公司在2018年2月26日支付霍尔果斯汇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收购镜尚传媒有限公司的诚意金2.5亿元,未按规定审批程序付款。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2月23日,印纪传媒发布公告称,因欲收购镜尚传媒有限公司而停牌。到同年7月7日,印纪传媒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镜尚传媒公司实际属于肖文革,该人士曾到访在镜尚传媒位于上海的办公地,“他们都是自己人了。”他说道。

一位做财务相关的人士指出,根据其资产负债表,印纪传媒号称购买的各种IP,比如号称在漫威、DC宇宙之外的第三大超级英雄宇宙“勇士”(Valiant)系列IP,所有权也不属于上市公司。

记者在9月19日联系到吴冰,对于记者的提问她未作回复。

退市前的自救

仅从时间上来看显然属于仓促之举,说明困境企业的实控人多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心态。

公司走到退市的地步,远在美国的吴冰则在9月8日突然借助媒体发声,表示自己并未跑路,不会放弃公司,并仍在带领团队寻求破产和解。

根据9月6日印纪传媒的公告,9月1日,公司原实际控制人肖文革将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托管给吴冰,并由吴冰全权代表肖文革行使公司股份有关的各项权力、权利以及权益。同日,吴冰则将其受托的肖文革持有的股份转托管给青岛中鑫汇融不良资产处置有限公司。

对于股权托管,深交所在当日进行了问询,要求说明将肖文革持有的公司44.04%的股份直接托管青岛中鑫汇融的具体原因以及合理性、吴冰与青岛中鑫汇融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一致行动关系或其他利益关系。要求律师进行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一位印纪传媒的外籍前员工在9月18日告诉记者,他在2018年3月就已辞职,彼时公司就已经发不出工资。他表示,他虽然仍在财贸中心A座25层的办公楼工作,但是在为另一家公司服务。他透露,只在2018年的9月见过肖文革一次。根据该员工的说法,25层的办公楼将在下周被拍卖。对此,记者未得到吴冰的回复。

记者在9月19日联系到该公司的原独董郭全中,早在2018年9月26日,中小板公司管理部收到了印纪传媒三位独董的材料,反映公司可能存在损害中小股东权益的违规事项,但公司未按独董的要求进行相关核查和报告。如今,三位独董已全部辞职。郭全中未对记者的采访置评。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9月9日的报道,吴冰称正在与深交所寻求破产和解的沟通。帮助*ST印纪操作破产和解计划的,是国内重整专家游念东。“四川局和深交所找我,我都去了。每一天都在带领团队,都在做业务。我是运动员出身,不到最后一刻我不会放弃。”吴冰对媒体说道。

实际上,2016年4月以来,印纪传媒多名高管相继辞职,包括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和3名独立董事。董事长吴冰兼任总经理、财务总监及董事会秘书,身兼四职。根据去年底的问询函,吴冰称自己身患疾病无法回国接受监管部门约谈。

而深交所则在9月10日发布关注函表示,请吴冰明确说明出席与四川证监局和深交所谈话的时间、地点、方式及谈话具体内容;离境时间及原因,并结合近期履职的具体方式以及在推动公司业务发展、改善公司困境方面所采取的具体措施等说明是否已勤勉尽职。

记者也就上述问题询问了吴冰,截至发稿,吴冰未作回应。

据报道,吴冰称,目前团队已经跟上市公司的几大银行的债权人都沟通过,债权人包括大股东债务人和上市公司代理人都支持破产和解。他们还表明,如果上市公司有机会保住,他们自己也愿意既当债权人又当战投。

记者在9月19日联系到游念东,对方表示他只是通过业内人的介绍给印纪传媒提供建议,没有委托关系。

游念东对记者表示:“且不论其一揽子措施能不能挽救印纪传媒,仅从时间上来看显然属于仓促之举,说明困境企业的实控人多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心态,因此变数难免。交易所对ST公司一贯的态度是监管从严,从交易风险警示的设计方面就能看出来。”

他进一步表示,股权托管,大类有二,表决权和处分权,后者涉及控制权的变更,依规要同步做详式权益变动披露,且需要第三方机构发表核查意见,但是我们没看到公司完整的披露,猜测是在此过程中专业人士的缺位。

根据报道,如果得到深交所的同意,*ST印纪将立即启动股东大会,采取减少股本,也就是缩股的方式来释放股东利益寻求长期价值。

但是游念东指出,影响“退市”与否的因素有很多,“连续20天破面”是充分条件,已经无法逆转了。至于减资缩股,理论上算一条自救之路,但实施起来非常困难。一是至少需要股东大会表决通过;二是可能还必须履行其他程序;最关键的一点,公众会看“缩股”的动机以及有没有一揽子措施与之配套,单一的缩股行为无助于解决困境,既然股价能够跌破1元,就说明中小投资者已经丧失信心了。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hnjf999.com